当前位置:hotsales.com.cn历史亚历山大·瓦西里耶维奇·萨姆索诺夫:俄国骑兵上将
亚历山大·瓦西里耶维奇·萨姆索诺夫:俄国骑兵上将
2023-03-15

亚历山大·瓦西里耶维奇·萨姆索诺夫是俄国一名骑兵上将,参加过俄土战争(1877-1878);镇压义和团运动(1900-1901);日俄战争(1904-1905);第一次世界大战(1914-1918)。

1914年在坦能堡之战中牺牲。

亚力山大·萨姆索诺夫生于1859年,并在18岁加入俄国军队。在从圣彼得堡骑兵学校毕业后,他作为一名骑兵军官开始了军事生涯。

在1877年4月-1878年3月间的俄土战争期间,萨姆索诺夫初次参加了战斗。1884年,他从尼克拉夫斯卡军事学院毕业,进入总参谋部。1896年,任圣彼得堡骑兵学校校长,当时他的军衔是上校。在对1900年开始义和团运动的镇压中,他指挥了一支骑兵部队。后来萨姆索洛夫回到俄国,在1902年他43岁时晋升为准将。在1904年2月-1905年9月的日俄战争期间,萨姆索诺夫指挥西伯利亚哥萨克骑兵师中的乌苏里山地旅。其间他和保罗·冯·连年坎普夫将军交恶,有他们互殴的传闻。在这些战争中,萨姆索诺夫获得了"精力充沛"和"足智多谋"这样的声望,但是也有人质疑他在战略上的能力。

1905年-1907年间,萨姆索诺夫担任华沙军区参谋长。从1907年以后转而主要担任行政官职。1909年,他担任顿河地区哥萨克骑兵的总指挥官。1910-1914年间,他担任土耳其斯坦总督及此地区军队的总司令。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,他正休病假在高加索疗养。直到8月12日才到达驻波兰纳雷夫河沿岸的第2集团军司令部,就任该集团军司令。萨姆索诺夫为人朴实厚道,人称"友善和单纯"。但在此之前,他从未有过指挥集团军的经验。

最后一战

尽管对军队和地形都很陌生,但他奉命从南部侵入东普鲁士,以期和他的宿敌连年坎普夫指挥的从东部进入的第一集团军会合。他的部队缺乏足够的参谋人员、炮兵弹药、和用以运输的动物,而且其大部军队由后备役人员匆匆组成,缺乏训练和凝聚力。这些困难使得他的推进十分艰难,人员筋疲力尽,难以作战。但是面对霍夫曼的计划,吉林斯基深信德军正在退却。萨姆索诺夫从骑兵侦察的结果认为德国人要进行侧翼袭击,他发电给吉林斯基,建议暂停前进。吉林斯基却安然坐在离前线近二百英里的沃尔克沃西克指挥部里,命令萨姆索诺夫"不要再扮演懦夫角色,继续进攻"。这样,尽管对连年坎普夫在古谢夫战役后突然停止前进始料不及,俄国第2集团军还是向德军包围网的中心勉力"追击"了过去。

当8月24日兴登堡和鲁登道夫指挥的第8集团军准备展开集中攻击时,萨姆索诺夫的第2集团军实际上已经基本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了。德国人甚至对第2集团军糟糕的通讯状况和情报能力表示惊奇,而俄国人的弹药补给的缺乏和人员精疲力竭的程度也被认为"让人震惊"。到了8月27日总攻开始后不久,其第1军和第6军被德军包围,另外的第13军、第15军和第23军均遭到重创。这时俄国人的整个阵线土崩瓦解,一贯糟糕的通信联络实际上已经中断,各军指挥官之间失掉了联系,每个军都对自己正面和两翼的情况一无所知。当萨姆索诺夫好不容易意识到他的部队遭到的灾难性损失后,他试图与后方联系并骑马实施指挥。他努力从灾难中撤出自己的部队,在最后一道命令中指示第13、第15和第23军夺路返回霍热莱和亚诺夫,并派克留耶夫将军统一指挥这3个军。但是赫尔曼·冯·弗朗索瓦的德国第一军已经切断了俄国人的去路,萨姆索诺夫的15万军队只有不足1万人得以逃脱。在撤退的途中,萨姆索诺夫由于感到愧对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重用而于8月30日在一个小树林里自杀,不过也有人认为他自杀是为了避免被德军俘虏。

萨姆索诺夫的遗体被德国人发现后,在维仑贝格埋葬。两年后,在红十字会的协助下,他的遗体才被其遗孀取回,并带回俄国安葬。

人物评价

萨姆索诺夫是一位有能力的旅级和师级指挥官,也是一位"友善和单纯"的人。作为一个军人,他的勇敢无可置疑,但是指挥大兵团作战却显得经验不足。相对于吉林斯基对俄军糟糕的战前准备和最高指挥应负的责任,萨姆索诺夫对坦能堡战役的结局只负有次要责任。